自动发货>收到卡密后>用"QQ登录"方式到本站>在线充值它
资源导航

【读书】热锅上的家庭

683次浏览

需要5点数下载(1点数=1元)

admin更新于2018-09-19 08:15:33

587 MB

类型:人事

Tags:

资源简介:

 【读书】热锅上的家庭

有多少家庭生活在矛盾、争吵中,像处在热锅里。又有多少家庭,为避免冲突而维持表面的和平。他们以特定的方式,或互撕或暗战,上演相爱相杀的戏码。

家庭就像一个小型社会,其规则、结构、语言等,自成一个独特的体系。这个系统影响着家庭中的每位成员。在心理治疗中,家庭人际关系出了问题,往往不是某位成员造成的。而某位成员出了问题,和家庭系统也有着莫大的关系。
正如老师所说,没有人可以脱离系统来谈论幸福感。因此,家庭治疗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关注,其应用也愈渐广泛。
所谓家庭治疗,就是以家庭为对象的团体心理治疗,其目的是为了帮助家庭消除异常、病态情况,让家庭运作更健康。一般情况下,每位家庭成员都需要出席。这样治疗才能顺利展开。
本次家庭治疗医生,也是本书作者:
奥古斯都·纳皮尔
卡尔·惠特克
布莱斯家庭成员:
父亲:大卫·布莱斯(律师)
母亲:卡罗琳·布莱斯(家庭主妇)
大女儿:克劳迪娅·布莱斯(16岁)
儿子:丹·布莱斯(11岁)
小女儿:劳拉·布莱斯(6岁)
一、叛逆的女儿
1.离家出走的克劳迪娅
克劳迪娅是布莱斯家的大女儿,16岁,经常离家出走,夜不归宿,甚至企图自杀。起初,克劳迪娅在儿童精神医师那里接受治疗,但没有成效。于是,他们经介绍找到卡尔,接受家庭治疗。
2.剑拔弩张的母女
克劳迪娅在和母亲卡罗琳吵架后,往往就会离家出走。母女俩的关系十分紧张。她们持续地吵架,剑拔弩张。女儿说,妈妈对她百般挑剔。她的房间、她的朋友、她的作业……卡罗琳都要管。她受不了,只能离开家。妈妈则认为,女儿不听话、不尊重她,总是违背她。在前几次的治疗中,母女俩就这些问题,相互控诉。直到有一次,她们在家里发生剧烈冲突。那天,卡罗琳在准备晚餐。突然她觉得被繁冗的家务压得透不过气。而家里的其他成员,却能做自己爱做的事。她大声喊人来帮忙摆餐具。其他人都没听到,只有克劳迪娅来了。
当克劳迪娅摆完餐具要走开时,卡罗琳生气地问她,是否只打算做这些。克劳迪娅愤怒地回她,去你妈的,要做你自己做。气急之下,卡罗琳打了克劳迪娅一巴掌。接着两人大打出手。卡罗琳无法容忍女儿这样对待自己。她说,如果克劳迪娅不改变对她的态度,就必须离开这个家。
在治疗中,她们叙述了这一冲突的整个过程。母女俩依然针锋相对,互不退让。卡罗琳坚定地要求克劳迪娅改变态度。克劳迪娅迫于母亲不同往常的坚持,终于放弃抗争。她走到门边,打算开门走掉。可是门事先被奥古斯都锁上了。这一无意之举,换来了母女关系软化的转机。这次冲突,是母女俩不满积累的总爆发。在治疗师的引导下,一方面,卡罗琳意识到摆餐具这件事,是她把自己对大家的不满全都转嫁给了克劳迪娅。
另一方面,卡罗琳意识到爱控制、爱挑剔的母亲对自己的影响。在母女关系上,她开始明确自己的位置。她的身份是妈妈,和女儿的沟通,不该像个没长大的孩子。接着卡罗琳开口向女儿道歉说,不应该发那么大的脾气。紧张的气氛渐渐缓和。
3.日渐疏离的夫妻关系
卡尔问大卫家里的情况。大卫认为,除了克劳迪娅和卡罗琳吵得厉害,其他都不错。卡尔转而问他们的儿子丹。丹说,每当克劳迪娅离家出走后,爸爸妈妈就会吵架。这时候,丹就把妹妹劳拉惹哭,大卫和卡罗琳就会停止争吵。卡尔追问丹,是否还有其他事让爸爸妈妈相互生气。丹想了一会儿说,妈妈跟他说讨厌爸爸总在工作。他也无意间听到爸爸对姐姐诉苦说,妈妈老是往外婆家跑,生活被外婆控制。按卡尔的话说,大卫爱上了工作,而卡罗琳则和自己的母亲在交往。更糟糕的是,他们对彼此的不满,从不正面反馈而向孩子诉苦。夫妻俩的关系日渐疏离。
4.女儿、母亲、爸爸的三角难题
在家庭研究领域,有研究指出:精神分裂症和患者的父母有很大的关系。接受研究的精神分裂患者,其父母几乎都存在长期而严重的婚姻问题。病人的发病期,似乎都和父母的婚姻冲突史相一致。每当父母的争吵变得激烈,子女就会发病,接着夫妻俩就会停火。子女的精神分裂症帮助父母逃避冲突。家庭的稳定也有赖于间歇性的“发病”维持。同理,克劳迪娅和父母的三角关系,也如上所述。克劳迪娅是父母关系的中间人,也是他们的替罪羊。
一方面,卡罗琳借着和女儿的争吵表达对丈夫的不满。另一方面,女儿的问题,可以团结夫妻俩一起解决。就像大卫说的,因为克劳迪娅的叛逆,他已经开始帮助卡罗琳了。再者,女儿的问题,可以转移注意力,让他们逃避夫妻问题。可以说,克劳迪娅叛逆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整个家庭共同默认,甚至推动她变成这样的。
5.解决方法
针对克劳迪娅的问题,治疗师提出了一些解决方法,总结为以下几点:
首先,表现父母人性的一面。对于已长大的孩子,父母不再是掌控所有正确答案的训导师。父母需要更充分地表露自己,谈论感受,让孩子知道自己也有困惑和问题。
同时,孩子也需要改变。他们要为自己负更多的责任。许多问题可以和父母协商解决,不能把一切烦恼都怪罪到父母身上。
第二,在家里建立新的语言系统。一方面,家里的每位成员应该学习谈论感受,而不是发泄情绪,偏激地攻击他人。比如卡罗琳不该说,克劳迪娅只会偷懒。而是可以说:“我在厨房很难过,你可以帮我吗?”
另一方面,要将冲突分配给每位家人。就像布莱斯一家,所有的争吵都集中在卡罗琳和克劳迪娅身上。她们承担了家庭中所有的压力。作者认为,如果家庭能把冲突视为“团体的”来处理,对他们会更有意义。
最后,父母解决自己的婚姻问题。只有这样,孩子才能过上自己的生活,而不是夹在他们中间,和他们纠缠在一起。
二、儿子的问题
1.丹成了父母的第二个替罪羊
随着布莱斯家母女关系的缓和,克劳迪娅的问题得到了局部解决。但是不久后,丹又成为了父母的又一个替罪羊。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有天晚上,丹在睡觉前想起第二天要借姐姐的自行车。他想让爸爸替他写张字条,大卫让丹自己下楼写。这时,妈妈喝令丹赶紧睡觉,不准下楼。丹很矛盾,又问爸爸。大卫说,你自己决定要不要下楼。左右为难的丹感觉很崩溃,三个人之间发生了冲突。于是,他们再次来到了治疗室。
这一次,治疗师明确重申了大卫夫妇存在的问题。表面上,他们并没有对话,实际上是不敢坦诚相待,直面冲突。他们把丹夹在中间,让他当传声筒,间接地表达对彼此的不满。
2.丹的自我膨胀
治疗师指出大卫夫妇的问题后,丹开始沾沾自喜。他认为自己没有问题,全是父母的错。原本有些骄纵的丹,至此更加自大。他认为自己很了不起,不仅看不起同龄人,对父母也傲慢无礼。治疗时,丹说,这个治疗狗屁不通。他认为和妈妈吵架没什么不对。因为妈妈和爸爸也吵架。他对爸爸抱着嘲讽的态度,甚至大卫锯木板的方式他都瞧不起。丹的问题,一方面是父母关系的影响。另一方面,大卫平时对待丹的方式,让他觉得自己和父母是同辈关系。
大卫和父亲的距离感很大,所以一直以来,他不希望这种情况发生在自己和儿子身上。他想成为儿子的朋友,而不是父亲。久而久之,丹变得小看大卫。在治疗师的梳理和建议下,大卫和丹的父子关系进行了重新定位。他们有了更多父子间的互动。比如进行摔跤。在交手中,丹能意识到爸爸的强大,他能在两代中找到自己的定位。这使丹更有安全感,使他变得友善和可爱。
三、夫妻俩的婚姻问题
1.从逃避到爆发
从接受家庭治疗开始,大卫和卡罗琳一直逃避他们的婚姻问题。他们宁愿借着子女对抗,也不愿面对彼此。但是沉积的压抑,积累到一定程度总会在某个点,一触即发。
那次,卡罗琳怀着满满的用心,凭着精巧的安排,粉刷了房间。她希望给丈夫一个惊喜。结果,大卫只是平淡地表示房间很漂亮。对卡罗琳而言,这礼貌而冰冷的赞美令她难堪。在治疗中,夫妻俩相互控诉。卡罗琳觉得自己从不被重视,不被关怀,很孤单和不快乐。大卫反击说,卡罗琳要求太多太依赖,有时像个受惊的小女孩要人牵着她。
沉积以久的矛盾,引来了这次的大爆发。他们倾泻长期以来,对各自的不满。他们的争吵陷入僵局。
这时卡尔介入,希望他们谈谈自己,而不是一味地指责对方。卡尔说:“如果你们反过来看看自己,或许会明白一点东西。然后你们可以再回头向对方要求些什么,而不是悲号或吼叫别人做错了。”
2.妻子的突破和转变:学习独立,找回自我
丈夫的控诉,治疗师的引导,开始在卡罗琳的内心酝酿新的东西。卡尔告诉她:放弃企图改变他人,或者从他人那里得到支持,也许会是个崭新的开始。这时候,你的世界将以你为中心,而不是他人。就像一道复杂的锁被打开,卡罗琳迎来了蜕变的契机。她开始流泪,呻吟,痛哭。她哭得越来越厉害,吓坏了在场的所有人。经过这次痛哭,卡罗琳好像把生命中一切依赖和无助的痛苦,全部释放。然后,她获得了重生的力量。她开始不再执着于大卫的关注,不再依赖于从他那儿获得支持。她开始寻求改变,参加社交、读书、进修、打算找工作,开启全新的生活。
3.濒临离婚边缘:搬家风波
卡罗琳开始改变后不久,大卫突然有了一个到外地工作的机会。那份工作职位更高,待遇更好。大卫很有意向,打算去面试。但卡罗琳并不希望大卫到外地工作。因为这意味着他们要搬家。离开唯一熟悉的地方,到陌生之地重新开始。这让卡罗琳没法接受。于是,夫妻俩再次陷入矛盾,互不妥协,甚至想到离婚。但是大卫还是去面试了。而卡罗琳在他离开的几天里也想通了。她想,也许另一个城市也不坏。大卫返程时,卡罗琳带着孩子去接机,还特意写了“欢迎回家,爸爸”的牌子。经由这次,夫妻俩的关系融洽了许多,这让卡罗琳很高兴。
4.丈夫在原生家庭帮助之下的改变
一家人开心地聊搬家,看房源图片。可是,没过几天,卡罗琳发现大卫又变得沉默寡言,闷闷不乐。卡罗琳很愤怒,也很无力。他们又回到了治疗室。在治疗师的协助下,大卫说出了苦恼的原因。大卫去外地面试时,一切顺利。但是后来,他无意中发现自己的爸爸是该公司的董事。从小到大,大卫的爸爸总是想操控他的人生。大卫认为,这份工作也是他爸爸一手策划,把他当三岁小孩。而且,他们家的相处模式使他痛苦。大卫夹在父母中间,妈妈会向他抱怨爸爸,而爸爸跟他控诉妈妈。
大卫父母的相处模式,就是极力维持表面的和平。大卫的家庭关系,缺少人性化的互动和表达,感情疏远。大卫夫妇的相处,也像极了他的原生家庭。在卡尔的建议下,大卫请父母一起来到治疗室。治疗师向大卫的父母指明他们的婚姻问题,以及他们对儿子的影响。此后,大卫的父母就两人的问题,接受独立的家庭治疗。而大卫经过父母参与的治疗,也开始梳理自己的问题。这就仿如一种仪式,大卫改变的方向,得到了原生家庭的默许,使他更有力量。
慢慢地,大卫开始摆脱原先僵化的人际关系,变得更自在,更能享受生活。而他和卡罗琳,也渐渐不再依赖治疗师。他们找到了更好的相处模式,并成为更好的自己。
四、一般家庭的共同模式
在长期的治疗观察中,作者发现接受治疗的家庭有着一些共同的模式,包括以下几点:
1.压力
所有家庭都生活在压力中。一般前来治疗的家庭,所承受的压力已超出负荷。这些压力包括突发情境的压力、人际关系中的压力和个人内在的压力等。
2.对立两极化及争吵白热化
就像克劳迪娅和卡罗琳母女的争吵,如同一场战争。一方先挑衅,另一方立刻回击,前者再发动攻击。双方每一次的攻击和反击,就会增加一些压力。在这往复的过程中,冲突或危机变得更加紧张。
3.三角关系
父母的感情疏离到一定程度,就会连累孩子过度介入他们的失败情绪。这些在困扰中长大的孩子,他们会不自觉地重蹈上一代的覆辙。
4.责备怪罪
家庭最痛苦的挣扎,在于它迫切寻求某位成员作为怪罪对象。怪罪,不仅可以使家人互相谩骂,还可以互相推卸责任。
5.认同感的扩散
每个家庭一旦产生严重的问题,所有人都会紧密、艰难地联结起来。这种“全家共生”的意图,使他们相互依赖,害怕失去对方的支持。同时,也使家人之间,陷入一种僵化的模式。他们会设计复杂的机制来保全家庭的完整,却因此牺牲了各自的独立性和自主权。
6.停滞
家庭中,比失去对方更可怕的,是一成不变和静止。作者说,这其实是害怕死亡。我们对死亡的认知隐匿于所有经验之中,而这种意识也是家庭关键动力的来源。
 
 
本软件是会员软件,如果你是会员,请登陆。如果不是会员请注册

资料预览图:

本月排行

  1. 1【李松蔚】七节心理学思维自修课

    544 MB

    212次浏览

    心理催眠

  2. 2【沟通学】21天影响力倍增的人际沟通术

    2.59 GB

    399次浏览

    沟通谈判

  3. 3【读书】热锅上的家庭

    587 MB

    683次浏览

    和谐家庭

  4. 4【读书】万古江河

    499 MB

    466次浏览

    学习窍门

  5. 5【全球通识】社会科学视角下的危机管理

    190 MB

    922次浏览

    安全管理

  6. 6【创造力自信】打造设计思维的方法论

    258 MB

    35次浏览

    心理催眠

用户评论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用户名:

分 值:100分 85分 70分 55分 40分 25分 10分 1分

内 容:

通知管理员